加入知乎

2019-09-06 12:42:02 围观 : 75

  

加入知乎

  pb在知乎发现一个在中国知网、万方下载论文和专利的方法:/b/pa href=如何在中国知网、万方、维普、读秀免费下载论文和专利?/ahrp必然是北京大学冯军旗博士在河南南阳市新野县挂职两年,采访数百人,厘清该县数十年官场生态、关系和晋升的雄文:中县干部!/pfigureimg src=然而查遍知网都没有,冯博士待遇竟然和另外两位清华大学博士相同。/pp放一张最有趣的/pfigureimg src=再放一张采访对象名单,一共三页多,只放第一页,感受一下,这篇文章的研究内容和深度绝对空前绝后。北山市是南阳市,中县即新野县。/pfigureimg src=

  大概30年前,中国出现了一个神奇的群体。他们或者穿着奇装异服扎堆儿撞树,或者头戴闪亮的大锅接收宇宙信息,或者研究耳朵认字的特异功能。如今我们听到这些,不需细究都知道这是“伪科学”。然而三十年前,这项活动曾是一个严肃的研究领域。气功热,启航在…显示全部

  “苏黄米蔡”中的“蔡”到底是蔡襄还是蔡京,这事在明朝之前其实早有定论。之所以大家搞不清楚,还得赖到明清两朝这些人的身上。 话说明初有个大才子,叫王绂,乃是书画大家,尤擅山木竹石,“以理入画”、“草书入画”,其墨竹号称有明一朝天下无双。那这…显示全部

  如何在中国知网、万方、维普、读秀免费下载论文和专利?必然是北京大学冯军旗博士在河南南阳市新野县挂职两年,采访数百人,厘清该县数十年官场生态、关系和晋升的雄文:中县干部!然而查遍知网都没有…显示全部

  p“苏黄米蔡”中的“蔡”到底是蔡襄还是蔡京,这事在明朝之前其实早有定论。之所以大家搞不清楚,还得赖到明清两朝这些人的身上。/ppbr/pp话说明初有个大才子,叫王绂,乃是书画大家,尤擅山木竹石,“以理入画”、“草书入画”,其墨竹号称有明一朝天下无双。那这么大的手,除了作画当然也免不了要搞一点文艺评论,聊聊前人的书画作品,于是就有了这么一本名为《书画传习录》的书。/pp这本书分为四卷,分别是卷一“论书”,卷二“论画”,卷三“书事丛谈”,卷四“画事丛谈”。所谓书事丛谈,其实就是作者自己对书法界各种掌故的一点笔记,而“苏黄米蔡”中的“蔡”即蔡京说,就是从这出来的。/pblockquote世称宋人书,则举苏、黄、米、蔡。蔡者,谓京也,后世恶其为人,乃斥去之,而进端明书焉。端明在苏、黄前,不应列元章后,其为京无疑矣——书画传习录·卷三/blockquotep王绂的观点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严密的逻辑论证的。因为从道理上来讲,苏黄米三人长幼有序,蔡襄较三人皆更为年长,要是这个“蔡”指的就是蔡襄,那就该是“蔡苏黄米”了,所以王绂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发现了问题所在——北宋书法大家有两个蔡,蔡襄年长,可蔡京年轻啊!所以这个蔡,那肯定就是蔡京没跑了。/pp这话听上去很有道理,王绂的江湖地位又毋庸多言,因此许多人也就信以为然——然而这里面有两个大漏洞,且听我一一道来。/pp第一还是顺序问题,蔡襄生于1012年,苏轼生于1037年,黄庭坚生于1045年,蔡京生于1047年,米芾生于1051年,那就算这个蔡是蔡京,显然也得是“苏黄蔡米”才对劲吧?/pp第二就更有意思了,王绂这哥们死后四百年,这本传说中的书画传习录一直都不为人所知。直到清嘉庆年间,无锡嵇承咸——这哥们据说是嵇康后人——在自家旧宅里发现了一本残卷,据说是“蟫残鼠劫者十之三,帝虎鲁鱼、别风淮雨者又十之二”。br老嵇一看这还了得?王绂的书画评论大作啊!这必须重新校对出版刊行!于是在家里修修补补删删改改,是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足足搞了六个三年,最后书画传习录补完计划顺利完工,“零件不仅一个不少,相反还多出好几个”!/pblockquote(嵇氏校刊书画传习录)补缺略订讹舛,间有阑入近代——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梁启超/blockquotep然而无论如何,王绂的名声太大,这本《书画传习录》虽然有种种可疑之处,但毕竟里面还有不少真知灼见,因此也就被大家捏着鼻子认了下来。后世人再提苏黄米蔡之说时,往往就要把这位请出来扯个大旗、做个靠山——您瞧准喽,蔡指蔡京这个说法,可是王绂先生说的,人家什么身份?还能有假?/pp其实明清持此论的,远不止书画传习录这一家之言,明代有清河书画舫、书画跋跋续;清代有西阪颊稿、订讹类编续编,都表示苏黄米蔡中的蔡原指蔡京,只不过后世耻其为人,才把这个蔡硬点成了蔡襄而已,可谓是见山不是山。这其中最有意思的当属清代的大瓢偶笔,作者表示经他研究,苏黄米蔡中的蔡原指蔡襄——后来蔡京当国,大家趋炎附势,就把这个帽子安到他头上了。结果世事无常,后来蔡京失势,于是大家研究决定,又把蔡襄请了回来,还让他做这四大家之一,可谓“见山还是山”。/pp然而尴尬的是,这些个说法都是晚明以来提出来的,想要作为有力证据来论证蔡即蔡京的观点,实在是力有不逮。所以说来说去,还是书画传习录的力度最大,可这里还有个问题——你们怎么不去问问神奇的宋朝人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pp北宋著名文青皇帝徽宗沉迷书画——这事大家都知道,不用我多废话——然而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徽宗表示你们看我大宋文化事业繁荣昌盛,那是不是要搞个官方榜单,把历代的书法大家都排个次序?于是在徽宗的示意下,大家搞出来一部《宣和书谱》,历代书法大家被尽收其中,其中正书部宋代八人入选,行书部宋代九人入选,蔡襄与蔡京赫然在列。/pp那么苏黄米蔡这四位,是不是都入选了呢?/pp呵呵,当然没有!/pp我在a href=如何理清宋朝的历史?/a这个回答中提到过,北宋末年的政治斗争搞得那是如火如荼,因此《宣和书谱》中硬是没有苏黄这两位“旧党”的身影,只有米蔡。而蔡京与蔡襄两人在徽宗心中的地位——别误会,我说的是书法造诣的地位——也是高下可见的。徽宗表示:/pblockquote京从兄襄,深悟厥旨,其书为本朝第一。而京独神会心契,得之于心,应之于手,可与方驾,议者谓飘逸过之。——宣和书谱·卷十二/blockquotep本朝第一这个评价,到这也就算是盖棺论定了。因为之后没几年就是靖康之耻,北宋覆灭,徽钦二宗被金人打包北去,赵氏皇族只剩下了一个被金兵吓得阳痿不举的赵构到南边继承了大统。然而赵构不举之后并没有完全丧失对书画的兴趣,恰好大家痛定思痛之后重整朝纲,把新党及王安石等人打翻在地又踏上了一万只脚,因此苏黄两位终于得以翻身——到了这个时候,宋朝四大家的说法才第一次被人提出了出来、而提出这个说法的也不是别人,正是高宗赵构。/pblockquote本朝承五季之后,无复字画可称。至太宗皇帝始搜罗法书,备尽求访,当时以李建中字形瘦健,姑得时誉,犹恨绝无秀异。至煕丰以后,蔡襄、李时雍,体制方入格律,欲度骅骝,终以骎骎不为绝赏。继苏、黄、米、薛,笔势澜翻,各有趣向——翰墨志/blockquotep想不到吧!/pp最早一版的宋四家之说,原是苏黄米薛!那么蔡襄在哪里呢?/pp赵构表示,蔡襄大大乃是“论外”,岂能跟别人齐名?/pblockquote高宗皇帝天纵游艺,尝评公书为本朝诸臣之冠,且有入格律、度骅骝之褒,天监在上,谁敢措词。——宋集珍本丛刊·周益公文集·卷四七/blockquotep可问题在于苏黄米三人的实力有目共睹,而薛绍彭的地位却没那么结实。所以到了南宋,宋四家的说法逐渐变成了宋三家,即苏黄米三人互相捆绑,而蔡襄作为论外,此时却是被拿来跟这三位打擂台的/pblockquote近岁苏、黄、米芾书盛行,前辈如李西台、宋宣献、蔡君谟、苏才翁兄弟书皆废。此两轴君谟真、行、草、隶皆备,石在仙井,可宝也。淳熙元年九月八日蜀州手装。——渭南文集·陆游br字被苏、黄胡乱写坏了,近见蔡君谟一帖,字字有法度,如端人正士,方是字——朱子语类br本朝如蔡忠惠以前,皆有典则。及至米元章、黄鲁直诸人出来,便不肯恁地。要之,这便是世态衰下,其为人亦然——朱子语类/blockquotep盖因南宋理学盛行,中国文人,又讲究一个字如其人,因此苏黄米三人的字虽好,却过于随性。想我蔡襄大大,文字中正大气,才是王道。而蔡京作为北宋亡国的导火索之一,其字画作品都被人唾弃,更不要说跟苏黄米三人并列了。/pp到了南宋末年,这种提法已经形成惯例。最后在宋末元初这会儿,宋三家+论外的传统终于又变成了宋四家,第一位提出这个说法的,当属王芝。/pblockquote右为蔡君谟所书《洮河石研铭》,笔力疏纵,自为一体,当时位置为四家。窃尝评之,东坡浑灏流转,神色最壮;涪翁瘦硬通神;襄阳纵横变化;然皆须放笔为佳。若君谟作,以视拘牵绳尺者,虽亦自纵而以视三家,则中正不倚矣。字学亦有风气,仆谓君谟之书犹欧公之诗也。绣江出示此卷遂附识之,以质之知此中三昧者,至元辛卯二月廿有四日,大梁王芝拜题于宝墨斋——蔡襄书法史料集/blockquotep大抵三加一说得多了,索性就变成了四。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王芝虽然把这四位终于放到了一起,却没给他们排座次。排座次这事,还是后来人干的:/pblockquote宋人不及唐者,不独人不专习,大抵法唐欲溯洄至晋而有未至焉。李建中后,蔡、苏、黄、米,皆名家——跋张于湖寄马会叔侍郎三帖·许有壬br先朝评书者,称苏子瞻、蔡君谟、黄鲁直、米元章为四大家,并驰海内,纵横于夷岛之间——跋蔡君谟书寒蝉赋·宇文公谅/blockquotep这时候已经是元朝了,有元一朝,宋四家有说是苏蔡黄米的,也有说是蔡苏黄米的,当然也有说是苏黄米蔡的。不过无论如何,从南宋到元末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蔡京从来没有进入到这个榜单中过!也就是说,自从有宋四家的说法开始,或三或四,或薛或蔡,这个“蔡”,始终都没有蔡京什么事儿。/pp而南宋时期,米芾以其书法摆脱横蹊而被视为“变”的极端,蔡襄则被认为是“正”的一极,所以文坛上米蔡并提的说法成为了常态。有人认为,正是因为这种说法的盛行,才导致了宋四家最后的提法变成了“苏黄米蔡”,其实也不无道理。/pp只是到了明朝中后期,前辈掌故尽皆丢失,有人死活想不通这个位次排名,才一拍脑袋冒出来这个蔡即蔡京说/pp所以说蔡京在会在徽宗一朝位极人臣,书法与另外四位相比亦不遑多让,大字书法朝中一绝,朝中官员皆效仿临摹,甚至有“司空敕”、“蔡家敕”之说。然而其书法作品却因为其为人而甚少留世,不得不说也是件挺遗憾的事儿……/pp 所以蔡京老爷,在下面好好改造,面壁思过吧!/pfigureimg src=蔡京·面壁塔题字/figcaption/figurepbr/ppPS.大家不要催更军阀史了(捂脸,八月份写完了之后会一起放出来的,因为越写前面需要修改的越多,改来改去实在太麻烦,所以还请大家稍安勿躁……话说你们可以先看极简a href=北宋史/a顶一顶……/p

  p大概30年前,中国出现了一个神奇的群体。/pp他们或者穿着奇装异服扎堆儿撞树,或者头戴闪亮的大锅接收宇宙信息,或者研究耳朵认字的特异功能。/pp如今我们听到这些,不需细究都知道这是“伪科学”。然而三十年前,这项活动曾是一个严肃的研究领域。/pp气功热,启航在70年代末,落幕在1995年,根本不用润色,就构成了上世纪大众文化中最荒诞不经的一笔。/ph2b神秘东方力量的崛起/b/h2p1979年3月,《四川日报》上出现了这样一则“奇人奇事”:/pp“大足县最近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认字、鉴别颜色的儿童。经反复考查,确有其事。”/pp这位上了头条的儿童,是12岁的农村小朋友唐雨。报道称,他不仅能辨认出记者揉成小团的字条,甚至连笔的颜色和用的是什么笔,都能“用耳朵看见”。/pfigureimg src=右下男孩为唐雨。1980年,《自然杂志》编辑部在上海召开“人体特异功能科学讨论会”,邀请唐雨、王氏姐妹、姜燕等14位“特异功能人士”参加。/figcaption/figurep要知道,那是中国现代化刚刚起步的阶段。教育落后和信息不发达让人们总是相信,自己不能理解的,一定有莫大的神力。/pp尽管没过几天就有研究者表明,唐雨在25次测试中,偷看了19次,其余6次则拒绝辨认,但是,“特异功能研究”的潘多拉魔盒一经打开,就一发不可收拾。/pp一时间,全国报纸都在上演着同样的故事。小朋友们突然学会了“嘴巴认字”、“眉毛认字”、“脚底认字”。总之,爸爸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他们的学习。br/pfigureimg src=体重47公斤的6岁男孩张楠在练气功,因为社会上称练气功可以减肥。黄景达 / 摄/figcaption/figurep这股东方神秘力量,迅速引起了一批干部和学界大佬的注意。他们相信,这些异常表现,来源于传统气功理论 —— 这片“生命科学未经开垦的处女地”。/pp曾经的辽宁本溪市科协主席,就在著作里详细介绍了气功师张宝胜同志的事迹。/pp他称这位本溪市铅矿的勤杂工,不仅擅长“非眼视觉”,而且3岁就能从锁着的柜子里用意念取出饼干吃,五六岁能看出孕妇肚子里是男是女,十几岁就预报了唐山大地震。/pfigureimg src=张宝胜作为“气功大师”出道后,结识了各路名人,这是他与林青霞合影。/figcaption/figurep这样的“大发现”甚至让原卫生部某局长激动地致信中央领导:/pp“现在向您报告一件中医学的奇迹……这个发现在世界科学史上不亚于天然放射性物质的发现,将会引起生物学、医学科学的革命”。/pp而最大牌的代表,莫过于执著至死的钱学森。对于“耳朵识字”,钱老第一时间就表示了支持。/pfigureimg src=年成立的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由张震寰将军(左)任理事长,钱学森教授任名誉理事长。/figcaption/figurep那会儿多少中小学生,都在努力和封建迷信作斗争呢,受了那么多年唯物主义教育的干部和学术大佬,怎么会推崇这些呢?/pp原因很复杂,也很简单:/pp岁数不同。“气功特异功能”号称能延年益寿,垂暮老人当然容易信。/pp更何况,80年代对外开放后,人们越来越发现和国外的巨大差距。于是很多高级知识分子,真诚地试图从古典神秘主义中寻找对抗的武器。/pfigureimg src=香港电影中演绎的“北京人体特异功能应用研究所”。放眼国际,当时的苏联和美国中央情报局,也都在对“心灵超能力”进行实验。/figcaption/figurep在大佬们的支持下,气功特异功能很快登上了科学的神坛。/pp各种硬核论文不断问世,有人测量气功练习者印堂穴的静电变化,有人测试练功前后的胆汁分泌变化,还有人用钢板敲气功练习者的脑袋,来观察气功练习者的反应。/pfigureimg src=年,上海中医药研究院副所长林厚省(右一)发送“外气”进行麻醉,为患者进行手术。/figcaption/figurep“超人”张宝胜,也在83年被调入北京国防科委航天医学研究院,成了一位地地道道的“科学工作者”。/pp而另一位“大师”严新,更是走上了学院派的康庄大道。/pp据《光明日报》报道,他受清华邀请做实验,远距离向清华大学发气“改变分子结构”,即便清华后来声明,此研究与清华大学无关。/pfigureimg src=年,严新在清华大学讲座现场。/figcaption/figurep懵懵懂懂中,许多人乐于相信,一场伟大的东方科技革命就要来临。/ph2b魔幻现实的“气功时代”/b/h2p在各种社会心理的推动下,八十年代的气功几乎一致持续升温,迅速从实验室蔓延到了民间,形成了跨越阶层的狂热,而“各路大师”的表演也越来越神奇。/pp在中国,判断一种事物的流行,一种办法就是看主流娱乐里有没有。/pp1984年到1991年,“气功”连续七年出现在春晚舞台上,堪称“天桥艺术家”的演绎巅峰。/pfigureimg src=请看春晚表演:脚踩蛤蟆,喷水断砖。/figcaption/figurefigureimg src=紧接着请欣赏:气功表演缩身进笼。/figcaption/figurep除了文艺舞台,“人体科学”的神迹还遍布了各种大众宣传物。/pp比如当年的文坛新星柯云路,一头扎进了撰写气功畅销书的不归路,保守估计狂赚上千万。/pp1993年,他组织一帮人马,花了一年时间走遍中国,拍出了24集的电视片 ——《生命科学探索》。/pp拍完以后,这部片子不仅以1430元的价格出售,还以自己的方式践行着原创保护,每本录像带后面都写着:/pp“本功带经14位气功师发功输入信息,翻录无效,盗录受罚。/pfigureimg src=特异功能书籍常见的Cult风格封面。/figcaption/figurep卖得这么贵,里面的“特异功能”自然也不一般,包括:/pp以意念力折断银勺,烧灼硬币,在硬币上钻孔;使玻璃杯中的香烟头跳舞、走动。/pp在千人现场发功,使半数以上的人手中的花蕾即刻开放;/pp300人连续六天不吃不睡,爬上妙峰山最高峰。/pp还有一项“拔牙”,号称不打麻药、不用器械,只要在患者身上拍一下,就可在瞬间拨牙。这次摄制组请来的患者,是饱受蛀牙困扰的知名表演艺术家 —— 葛优。/pp于是,在多年以后的社交网络上,仍然流传着葛大爷的拔牙画面。/pfigureimg src=视频显示,气功师在一顿“骚操作”后,用手从葛大爷嘴里把蛀牙掰了出来。/figcaption/figurep在科学保健的名义下,机关团体,学校工厂,到处都办起了气功学习班。/pp而最狂热的线下活动,还要数带功教学,号称“不打针,不吃药,坐那儿跟你唠”,就能延年益寿。/pp现场往往由一名“大师”在台上发功,然后台下的上万听众跟着感受,每次都有人因为大师引起的共振而哭、喊,满地打滚,场面比如今的偶像狂热有过之而无不及。/pfigureimg src=年代,北京一场气功宣讲会上,人们集体做功。黄小兵 / 摄/figcaption/figurep其中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名叫张香玉,崇拜者达到十几万人。/pp这位河北妇女原本在文工团工作,后来调任“玉皇大帝的女儿”,自称被仙人传授了“自然中心功”和“宇宙语”,能透视人体,能看穿地球,上能与她亲爹说话,下能和阎王讲情。/pfigureimg src=张香玉是“信息锅”发明者,称戴着它能接受宇宙能量达成天人感应,所以她的发功现场是这样的。/figcaption/figurep1992年,北京申奥失败,她还这样给灰心丧气的国人打气:/pp“2000年奥运开不成了,因为那时地球引力会发生变化,随随便便一跳就8米,还比什么比?”/pfigureimg src=“嘣——”/figcaption/figurep当然,除了老年人酷爱的保健功能,学生家长的钱也不能放过。/pp90年代,某“大师”声称,他在天津办了一个班,经发功之后,学习最差的那个班里,所有学生的考试成绩都提高了一大截儿。/pfigureimg src=减肥只是最基础的功效。/figcaption/figurep而最挑战想象力的事迹,还是发生在严新身上。/pp据说,1987年大兴安岭大火的第二天,严新接到紧急邀请函说:“你对灭火很有研究,能否在这方面介绍一些经验。”/pp于是他在大兴安岭2000公里外的一栋小楼上开始发功,随后丢下一句话:“三天之后火势必会缓解”。/pp三天之后,他的信徒惊喜地发现,火势果然“被控制住了” —— 只是不知在火场冒着生命危险救灾的解放军战士同不同意。/pfigureimg src=年代,公园里练气功的人。/figcaption/figurep正经一点,我得说,气功的功效,不敢说肯定没有。但在传播中,它却无一例外地被吹成包治百病的神术,彻底朝着魔性的方向一路扩张。/pp没文化的赵大娘和下岗的马大姐们,当然逃不开这么流行的东西。她们身上,体现了“气功热”的另一些原因。/pp80年代以来,社会变化之快,几乎三年就是一个时代,人在剧烈动荡中,总是要找一点精神依托。而公费医疗体系的崩溃,以及高通胀下贫富差距的加大,又加剧了低收入者的恐慌。/pp她们的钱甚至生命,就这样被骗走了。/ph2b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大师”/b/h2p到了90年代,据统计,全国功法前后出现了七百余种,气功师数量达到上万人,而气功练习者高达6000万人。/pp这场自上而下的气功热,甚至一度蔓延到边缘的农村县城。/pp而随着研究水平的进步,越传越邪乎的功法到底科学与否,也越来越受到质疑。/pfigureimg src=年,成都科学院人体科学研究开发中心的气功人工激发系统装置,模仿气功练功过程,据称可以帮95%以上的人在一周内获得气功。新华社/吴祖政/figcaption/figurep1994年,中央下达了《关于加强科学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见》,点明要破除伪科学。/pp一年后,气功热逐渐落幕。/pp面对后来种种“反伪科学”的质疑,“气功大师”最爱说的一句话是:“非要拿科学来解释一切本身就是迷信。”/pp其实,这句话本身是对的。/pp但是,这不代表“大师们”就真的神功盖世。他们自己的经历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pfigureimg src=年,中国南极考察队队员在科考业余时间练气功。戴纪明 / 摄/figcaption/figurep当年的翘楚严新,曾在1986年,为癌症晚期的邓稼先治病。/pp当年7月,邓稼先不治去世。严大师解释,这是因为医疗专家排挤他,他没能有足够的治疗条件。/pp而后,他去美国继续从事“气功科研”,成立了“国际严新气功科学学会”,据说和哈佛、耶鲁、MIT都没少合作,还以第一作者身份,在SCI发了十篇论文。/pp研究至今,尽管引用率几乎为零,但这成了很多人相信严大师的最硬核的论据。/pfigureimg src=年,严新在沈阳为患者做气功通电试验。/figcaption/figurep“超人”张宝胜,栽在了95年北京电视台的一场表演。/pp表演中,准备从密封瓶里“抖出来”的药丸,因为藏身上太久,粘在了手上。据现场目击者说,张大师从一小门溜走,从此神龙不见踪影。/pfigureimg src=年,据称图右男子练铜钟功只一月,便可隔柱推人。吴元柳 / 摄/figcaption/figurep“自然中心功”创始人张香玉有一次给患者李文莲祛病。/pp她在北京天坛公园表演“人神大战”,身穿黄衣黄裤,头扎黄绸,抱着一颗古柏又跑又跳,又唱又叫 —— 我要是公安局凭这打扮就得抓他,你黄巾起义啊?/pp两个多小时后,宣布与天神战平。这体力消耗,也不能说不敬业,起码省级巫婆水平。后来,此古柏因为带有仙气,招来大批信徒围树练功。/pp同年,患者李文莲不治身亡。/pfigureimg src=年5月,北京,八大处公园,练“香功”的妇女们。/figcaption/figurep香功创始人田瑞生则把自己也赔上了。/pp1995年4月,他在北京首体连做做两场带功报告,称接了他的功,可以把带来的自来水变成带功水,常喝可以长命百岁。/pp5个月后,田大师因癌症去世。随后,他儿子瞒报死讯,骗领其父退休工资3年,金额高达……一万三千元,被判刑10个月。/pfigureimg src=王林发功现场。/figcaption/figurep2017年去世的王林大师,其实当年根本排不上号,可是成功地从90年代一直活跃到2013年,才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被逮捕。/pp2018年,张宝胜也和好多别的大师一样,不到六十就不和世间俗人玩了 —— 死了。/pfigureimg src=年,北京地坛公园练罗汉功的民众。/figcaption/figurep时至今日,我国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在飞速进步,在分享秘术时,已经很少有人傻呵呵地用聚众传功之类原始方法了。/pp不过,那些保健秘术,都与时俱进地活在了微信朋友圈里,动动手指头转发“以下十种食物不能一块吃”,就可以功德无量地帮人预防癌症。/pp很多富起来的群众也懒得再自己练功,而是转而相信,花几千块买点保健品,就可以“调理任何男性问题”、“更年期不烦燥”、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走路也有劲了……/pp我不知道,无理性是不是人类不可救药的本性。/pp要不为什么拥有了现代化技术的人,却依然可能活在蒙昧的世界里呢?/phrpi参考资料/i/ppi[1] 米艾尼.1987:疯狂的气功[J].百姓生活,2010(06):57./i/ppi[2] 钱学森.开展人体科学的基础研究[J].自然杂志,1981(07):483-488./i/ppi[3] 源尔,盘点那些年忽悠过的气功大师们,中国青年网./i/ppi[4] 胡延平,柯云路旧话:没人比我做得更多,北京青年报./i/ppi[5] 司马南,大师的“把戏”——在北京广播学院的讲演./i/ppi[6] 陈祖甲,对“特异功能”和“人体科学”的高层争论./i/ppi[7] 严金海,《中国20年伪科学现象透视》./i/ppi[8] 邓伟志,徐有威.反对“耳朵认字”得罪了钱学森[J].世纪,2015(04):4-7./i/ppi[9] 80年代“气功热”:有大师声称,他发功可以拦截原子, 瞭望东方周刊./i/ppb撰文/b 微博@nk丢丢 b/b b编辑/b JR/pfigureimg src=